第193章

上一章:第192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太后皱了皱眉头,抬眼四处望了望,除了太妃一个人在此,并没有其她人影。不是生病受凉了么?怎么这混太妃还出来作甚?出来也就出来,也没个人在身边伺候,还穿这么单薄?

太后脸色一黑:“你就真这么想我娶你?”

“阿月,你别骗你自己了!”

春兰闻言差点就要跪下来求女君开恩,却见太后语气淡淡地应道:“嗯,早去早回。”说完,就与她们擦肩而过。

妃子擅自出宫是死罪啊!死罪啊!还敢当着女君如此说,太妃娘娘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嘛!

太后抬脚将门关上,揪住她的衣领,像提小鸡仔似得,太妃挣扎徒劳,简月出生将门,学过武功,她根本不是对手,气的她大声叫道:“放开我,阿月,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

太妃屡次溜出宫,太后眼线布满整个圣宫角落,太妃的一举一动,太后当然都看在眼里,她起初不甚在意,可这混太后像是上瘾了,经常不思归来,还有在宫外过夜的!

春兰急的满头大汗,一颗心都快被她家太妃娘娘给吓出来了,这是女君啊!女君啊!太妃娘娘你就不会撒谎么!

梅园之内,太妃日日处在此地,要么观赏景色,要么手持诗书研读,要么弹琴作乐,悠闲自在极了。春兰可谓是乐的嘴都合不拢,她家太妃娘娘的一改沉沉姿态,不再深藏“冷宫”,青春活力与日俱增。

太后目光顿时犀利起来,直直盯着她。太妃娘娘勇气可嘉,对上太后的双眼,不怕死地说道:“女君陛下若是没事的话,臣妾就先告退。”

两个人一溜烟又跑去宫外逍遥。

太妃眨了眨眼,伸手搂住她的脖颈,嬉笑道:“你娶我啊,你娶我,我就是你的人,一辈子都在待在圣宫,待在你身边。”

几次三番都来了,也不肯露面见她。也不知太后偷窥她多久了?太妃娘娘心里苦,阿月,我都放过你,不再纠缠你,你怎得还来撩拨我?就不怕我再次纠缠你?

“回女君的话,臣妾闲来无事,正要出宫呢。”太妃瞧着她,笑吟吟地说道。

心思百转,太后瞧了她一会儿,便转身轻轻离去。在园门口随意喊住一个宫女,解开披在身上的长锦衣,对宫女说道:“太妃在梅园,你送去给她,不要提起哀家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终于完结了,太后太妃的故事就点到为止,还有就是146章节漏发了,作者君想想要不要补一个番外,哈哈哈哈哈,完结啦,完结啦,多谢支持作者君到最后的小可爱,开心开心转圈圈。

太后下完朝会,方才走到玄天门,恰巧就碰到了身穿宫奴衣裳的混太妃,正迎面而来。太妃分明也是瞧到她了,面不改色走过来,大大方方向她施了一礼:“见过女君陛下。”

即使宫女一个字也没提起太后,太妃接过长锦衣刹那,那股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,她立马便知是谁。

太妃倒是想通了,若还执着过去,断送的可真不止十年光阴,不如放下前尘往事,放下嗔痴爱恨,平平淡淡过完余生。

匆匆而来的宫女捧着手里的长锦衣,太妃笑吟吟收下,心里实在郁闷至极,这是第五次,每次都是不同的宫女给她送不同的长锦衣,每件长锦衣上的气息又是这般熟悉。

太后越是不想关注太妃每日都在干些什么,可又忍不住想知道她到底在做什么,得知太妃又开始折腾了,太后心里挺开心,毕竟这丫头终于不憋着自己,心里莫名的又有点难过。

这不,前几日还让她出宫去采购一些梅花苗回来,说什么十年前种下的不算数,十年之后,她还要再种一批新鲜幼嫩的梅花苗,春兰哭笑不得,难得太妃娘娘好兴致,她当即出宫购了几十株幼苗回来。

熟悉的气息又扑鼻而来,太妃怔了一怔,扭头盯着这张又熟悉又陌生的脸,扯了扯嘴角,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是的,这数月来,她就是故意刺激阿月的。她家阿月越没有反应,其实心里反应才是真的大嘞。这不,大晚上不待在自己寝殿,主动跑来找她谈什么人生哲理。

“你想谈什么?”太妃瞪着她,“除了跟我在一起,谈娶我之外,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!”

“这里是我的房间,不是你的寝殿!”太妃气呼呼地在太后的掌心挣扎,叫道:“我都不纠缠你了,你还想我怎样?”

太后面无表情,抬手就将她摁坐在床上,俯下身子,盯着她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我们需要谈谈。”

“阿月,娶我吧!”

太后为了转移注意力,勤政勤务,努力做一个大同明君,可就苦了德政殿那些大臣们,也不知女君吃错什么东西,鸡蛋里挑骨头,一点点差错都能被女君给拎出来,劈头盖脸就痛骂一顿,大臣们皆战战兢兢,不敢怒亦不敢言。

太后不吭声。

吓得太妃一口茶水给喷出来,叫道:“鬼啊——”她慌忙站起身就要往外冲去,还没跨出门槛,衣领就被一只手给拽住。

既然如此贪恋外面的世界,又为何要留下来?

“是的。”太妃丝毫不掩饰她的目的。太后闻言脸色更黑,冷道:“你是不是想离开圣宫?”

趁天黑之前又溜回来,玩了一天有点累,太妃娘娘便让春兰去烧水打算好好沐个浴,她迈着轻快的步子,哼着小曲儿回到房间,椅子还没坐热,茶还没有喝下去,不经意眼角瞅到一抹明黄的身影坐在她的床上。

今后便陪在阿月身边,即使彼此不见不认,做一个熟悉的陌生人,也好。

因为这都过去一个多月,太妃始终没有寻过她一次,仿佛又回到了这十年,回到了不相见那段日子,可已经掀起了波浪的心,要如何才能再次平息下来?

太妃也是有脾气的,当宫女在第十次送衣服过来,她拒收了,不管宫女怎么央求,她就是不接受,宫女都快被太妃给整哭了,又不敢说是女君陛下的旨意。

太后面无表情点了点头:“太妃娘娘穿这副模样,这是要去何处呢?”

“晓得,不许啰嗦。”

太妃搂住她脖子的手用力一勾,太后脸色大变,本是俯下身子,一个没站稳就跌在混太妃的怀里,她慌忙就要推开来,却被太妃摁住手,恍惚之际,这混太妃翻身而上。

“哦哦哦。”春兰恍惚回过神。

“你快点,待会儿就不能出宫了。”太后边走边扭头催促道。春兰小跑随在她身后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太妃娘娘,我们最多就只能在外面玩两个时辰,可不能贪玩呀,上次咱们回来的晚差点就被发现!”

“进来。”太后冷冷地说道。

两个宫奴打扮的“男子”,鬼鬼祟祟东躲西藏避开巡逻的禁军队,拥有狐狸眼眸的“宫奴”低头走的极快,另一个“宫奴”低声叫道:“太妃娘娘,你等等奴婢啊!”

“太妃娘娘,给您。”

这什么情况?女君陛下居然不怪罪?还纵容太妃娘娘擅自出宫?太妃没好气地轻拍了拍春兰的脑袋:“还愣着干什么,走啊!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